浙商透视
浙商发展报告
浙商成长案例
浙商动态
 浙商成长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浙商透视 >> 浙商成长案例
陈天桥的胸襟装不下“娱乐帝国”
时间:2014-05-26 16:42:59    来源:超级管理员组       阅读:1568
    持续的高层动荡,让"娱乐帝国"的梦想离陈天桥越来越远。
  日前,盛大游戏宣布,原公司CEO谭群钊将不再担任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职务,而原首席制作人兼首席运营官张向东,则被任命为新CEO,谭群钊仅保留董事职务。
  据了解,这是继去年11月以来,盛大游戏总裁凌海、副总裁左玉龙和陈浩健离职后,盛大游戏最具分量的高管离职。公司高层变动后,盛大集团的掌门人陈天桥亲自担任盛大游戏董事长职务。
  盛大集团是中国互联网公司高管离职最多的一家企业。在过去的几年,朱威廉、李渝、龙丹妮、李善友、点点网创始人许朝军、盛大游戏总裁凌海、盛大在线副总裁边江、金酷CEO葛斌斌……曾都是盛大集团中的精英经理人。但现在,他们均与陈天桥背道而驰。
  好事者统计:两年来,盛大有14个高管离去,工龄最长的为13年,最短的仅1年。职业经理人纷纷离去,陈天桥掌控下的盛大集团出了什么问题?  
  谭群钊离职
  谭群钊是盛大集团的三号人物,排名仅次于陈天桥和陈大年,其离开对盛大游戏和陈天桥都是沉重一击。1999年,他还在读研究生时,就跟随陈氏兄弟创业。这名伴随着盛大集团成长的高级经理人的离开,冲击波远大于其他半路进入盛大的高管离职。
  谭群钊的离去,是因为与陈天桥的管理理念有出入,还是他掌管的盛大游戏业绩不佳?
  对此,谭群钊给出的答复是:"盛大游戏二季度的收入下跌,以及不及预期,作为CEO我负有主要责任。从去年年初我得病住院开始,身体已经不太能支撑高强度的工作。"
  对于谭群钊的请辞,陈天桥第一时间进行了答复,并大方地评价了前者13年来的工作,称谭群钊在网络游戏业务从草创开拓期发展为行业领导者的过程中,他克服了各种困难和挑战,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谭群钊在担任盛大游戏CEO后,未能给公司带来新气象,他主动承担责任提出辞职,是非常负责任的态度。
  但在外界看来,业绩仅仅是一根导火线。据盛大游戏最新提供的财报显示,公司第二季度营收11.31亿元,净利润3.08亿元。作为一家老牌网络游戏公司,这样的业绩与网易或腾讯相比,实在过于难看。
  网易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期内在线游戏服务收入达17亿元。而腾讯游戏的收入更高,第二季度为55.647亿元。今年上半年,腾讯网络游戏总收入为108.856亿元。
  腾讯、网易、盛大是中国网络游戏市场上的三驾马车。现在,盛大游戏的业绩表现,已不再配领头羊的角色。无论是业务收入,还是在市场份额上,已越来越像一家二流的网络游戏公司。
  "最近几个季度,公司的业绩表现没有达到董事会及投资者的期望,作为CEO,我理应对此承担责任。"面对公司在经营上的困境,谭群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但熟悉内情的人并不接受这一说法,认为盛大游戏的业绩低迷,是陈天桥一手造成的。
  坊间传闻,盛大网络私有化后,陈天桥不但要求盛大游戏砍掉各种来钱慢的业务,还要求公司要向母公司盛大网络提供现金,资金高达11亿美元。在此背景之下,他还要求盛大游戏保持高业绩增长态势。
  为满足陈天桥的这一想法,盛大游戏被迫压缩市场推广费用。在今年7月上海举办的ChinaJoy展会上,盛大游戏的落魄,与网易和腾讯火爆的现场推广相比,有如在一件新衣服上补了一块补丁一样碍眼,与其在网游行业的地位极为不相称。
  那些离开的精英
  陈天桥为打造网络迪士尼,曾网罗了无数精英。但现在还在其麾下忠心效力的又有多少?
  在所有离职者当中,唐骏是最体面的。在完成了陈天桥的上市梦想后,他的离开是所有人都能猜想到的结果。除唐骏之外,那些离开的高层均有着深深的苦痛,或有难以诉说的隐忧。
  有"游戏女王"之称的李瑜,曾是陈天桥最为倚重的将领。在她的管理下,盛大完成了由一家单纯的游戏公司向跨领域发展的互联网集团的转变。业内评价她为"IT行业的杨澜和靳羽西".
  获得如此称赞的原因在于李瑜为盛大作出的贡献。她在职期间,完成了40多个鼓励年轻人投资的计划,领导盛大游戏的上市,并制定了盛大游戏转型的整体规划……在她任内,盛大的游戏不到10款,而她离开时有100多款游戏在运作。
  然而,为盛大作出巨大贡献的她最终选择离开。2010年1月22日,盛大游戏发布消息称,集团首席执行官李瑜离职。而接替人选正是日前选择离职的谭群钊。李瑜为何选择离开?官方说法是为了自主创业。
  有知情人士透露,谭群钊接替李瑜出任盛大游戏CEO之前,曾有传闻称陈天桥有意将李瑜支开,调到盛大金山合资公司。这一举动让聪明的李瑜觉得自己被轻视和被边缘化。于是,她识趣地选择风风光光的辞职。
  除此之外,盛大华影盛视公司总裁龙丹妮的离开也充满争议。2011年1月初,号称"超女教母"龙丹妮对外发表声明,宣布辞去盛大华影盛视总裁职务,回归天娱,原因是"精力有限".
  有消息说,龙丹妮的离职与盛大对新公司的主导权和经营走向的控制有关。龙丹妮上任伊始,盛大表现出足够的信心和诚意。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盛大开始加大对华影盛视的控制,对项目和进度提出了更多的要求,这让龙丹妮感到不满。
  最关键的是,龙丹妮上任后,公司业务并无进展和起色,引来盛大内部其他部门的强烈不满。几次沟通未果后,龙丹妮离开,盛大则推出准备已久的接替人选--原九城公关总监,后转职盛大盛世骄阳公司担任总裁的赵雨润。
  紧随的还有后来加入盛大的众多精英,包括许朝军、李善友、凌海、边江、葛斌斌等人。其中,李善友是酷6创始人,许朝军是点点网创始人。这些人的离开,都与陈天桥有着密不可分的原因。
  盛大内部流传,陈天桥在公司管得太多,又不愿意放权,更要求下属对其思路绝对服从。曾任酷6网副总裁的郝志中炮轰说:"陈天桥其人根本听不进意见,只要他认定的事,没人改变得了。"
  比如,陈天桥从亚马逊挖来高管何刚,但他又不放心,派来盛大在线首席安全官季昕华过来牵制。更关键的是,他也不任命谁是一把手,最后使得两人都离职。
  陈天桥的个人性格,使得盛大众多有才华的经理人纷纷选择离开。
  渐行渐远的梦想
  多年来,陈天桥一直希望通过整合游戏、音乐、视频、文学、电影等多个业务,从而打造网络迪士尼的宏伟梦想。然而,高管的不断流失,却让他离这一梦想越来越远。
  陈天桥在收购酷6时,曾说酷6一定会成为中国最早盈利的视频公司。但现在酷6股价徘徊在1美元,最低时曾跌破1美元大关。在国内视频行业已不被人记起。
  盛大与腾讯和网易的差距越来越大,沦为二流的游戏公司。而在产品创新方面,盛大更成为失败的代名词,投资了一批互联网项目,大多以失败告终。切客网曾被赋予与盛大文学、盛大游戏相同的地位,现在已被盛大"抛弃".
  对于盛大的现状,互联网分析人士谢文认为,盛大私有化后,其高科技的企业形象已消失,如不紧跟互联网潮流,盛大会很快滑落。在业内看来,盛大与中国互联网主流阵营越来越远,家族色彩味道却越来越浓。
  因此,即使陈天桥仍然坚持实现网络迪士尼王国的梦想,相信他也找不到合适的管理者。现在,在盛大庞大的业务中,并非每一条业务线都有合适的领导者。酷6网现任CEO施瑜之前一直在集团总部辅佐陈天桥进行集团化体系建设,职业生涯也并未有具体的视频从业经验。而盛大云业务在前CEO何刚离职后,一直由美国创新院院长代理。边锋总裁诸葛辉,这个曾长时间充当新闻发言人角色的管理者,在业务上更是难以拿出让外界接受的业绩。
  据不完全统计,盛大从2003年至今已累计投资150个项目,覆盖文学、游戏、影视、音乐等多个细分行业,以及云计算、物联网、3G等创新技术领域。它们现在临的困境是,缺乏明星级的业务负责人。
如何让手下的精英保持忠心,并为之奋斗,是陈天桥要想办法解决的。只有解决了人的问题,梦想才有实现的可能。
 上一篇:浙商人买上海“百年老字号”
 下一篇:当前为末篇
浙江省浙商研究中心是2006年批准设立的浙江省首批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之一,依托于浙江工商大学,对社会开放。浙江工商大学为了整合全校科研资源...  详情>>
 
Copyright© 1999-2017 浙江工商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杭州市西湖区教工路149号浙江工商大学一号行政楼405室(310035)
电话:0571-88905711 传真:0571-88905711
浙ICP备09010619号 技术支持:寸草心网络

微信二维码

微博二维码